您現在的位置:?臺海網 >> 新聞中心 >> 軍事 >> 中國軍情  >> 正文

遙遠的雪山下,“幸福驛站”不遙遠

www.nvaobe.icu 來源: 解放軍報 用手持設備訪問
二維碼

甘巴拉,海拔5374米;色季拉,海拔5134米;達瑪拉,海拔5030米……

“拉”,藏語意為“山”。

在遙遠的雪域,海拔高度不僅是一個數字,還意味著使命的高度。無論多么艱苦的環境,冰峰之巔都有雷達兵在守望,祖國的天空因而云輕星璨。

據科學測算,地球上高于海拔4500米的地區,屬于人類無法生存的“生命禁區”。50多年來,一代代熱血軍人在這片貧瘠的土地上深深扎根,開出絢麗的精神之花。

伴隨著改革開放、時代發展,高原保障能力逐步提升。在距離陣地較近、海拔較低的地區,一座座雷達站休整點相繼建起,“陣地不變,人員輪換”的值勤模式成為高原雷達兵“新潮”的戍邊方式。

從最初只具備“種菜”“休養”功能,到如今的“大后方”“加油站”,雷達站休整點不斷升級,雷達兵在這恢復體能、強化訓練、與妻兒團圓有了一個個“驛站”。

這里是“出發地”,也是“落腳點”。這里是記錄幸福的地方,也是高原雷達兵溫暖的“家”。

清晨,青藏高原凜冽的風,拉開了沉睡的夜幕。

在西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一座座極地之巔的雷達陣地上,頑強旋轉的“千里眼”早已刺破晨霧。

雪山下,一個個布局合理、設施齊全的休整點,也展開了火熱的工作生活圖卷。

“如何讓官兵不再終年伴雪山,如何最大限度降低高原反應對官兵身心健康的影響?”從20世紀80年代中期起,伴著改革開放的步伐,這些休整點在海拔較低的鄰近縣市相繼建起。

“可別小看休整點的海拔高度,比陣地低了約千余米。”某站四級軍士長、衛生員沈平平描述了幾個細節——在海拔4900米的陣地上值班,夜深人靜時,他能聽到自己的心臟“砰砰”的跳動聲;上山一段時間,他的指甲凹陷,出現橫紋豎紋。下山休整一段時間,指甲才慢慢恢復光滑……

一位“老西藏”對休整點的概括無比生動:恢復身體的“休養地”、生活保障的“好后方”、強化訓練的“加油站”、拓寬視野的“好課堂”。

“國家快速發展,我們的戍邊環境不斷改善。對身心健康不再像過去那樣充滿顧慮,生活上吃的苦也少了,我們更應全身心戍邊衛國,不負青春韶華。”

這段樸實的話語,出自一名堅守極地20余載的雷達老兵,也是一代代高原雷達兵守望藍天的心靈告白。

高原高,陣地險,回到“家”中心里暖

“咱們從‘鴛鴦樓’開始看吧。”

剛抵達甘巴拉雷達站休整點,一級軍士長、雷達技師王勝全,便興奮地帶著記者參觀營院。

兩天前,這名堅守甘巴拉25年的“兵王”,剛從5374米的陣地參加裝備移裝任務后下山。

坐落在海拔3600余米縣城的甘巴拉雷達站休整點,是2011年搬遷至此的第二代新型營院,與空氣中含氧量不足平原一半的云端陣地相比,有著云壤之別的“生命體驗”。

“幸福苑”“安心苑”“馨語苑”……來到臨時來隊家屬樓,單元門上的題字、樓前碧綠的葡萄藤,讓人心里暖暖的。

走進上士楊競博的“鴛鴦房”,電器家具俱全,從四川南充來探親的妻子和一對雙胞胎女兒,正倚靠在客廳沙發上,收看動畫片。

山上是“四季穿棉襖”的陣地,山下是溫馨甜美的驛站小家,這是多么美妙的團聚。老邊防說,因環境和條件限制,高原官兵大都與妻兒分居兩地。休整點剛建起,各雷達站開辟出數間家屬來隊房,大家輪流實現了團聚。

緊接著,上級推動的邊防雷達站營房專項綜合治理展開。上級黨委撥出“鴛鴦房”建設專款,設計方案更是融入了“適合家庭生活”的溫馨細節,后來一些休整點又將“鴛鴦房”擴建為“鴛鴦樓”。

“去我們的‘百草園’看看吧。”走出“鴛鴦樓”,不遠處的蔬菜大棚里,蒜苗、辣椒等近10種蔬菜如士兵般整齊佇立,摘一顆紅瑪瑙般晶瑩的圣女果嘗嘗,汁甜瓤沙。

辣椒和圣女果苗,是王勝全探家后背回來的:“剛上來那天,有些高原反應,因為怕苗放一夜打蔫兒,我邊吸氧邊帶著戰士們種。”

在甘巴拉駐守20多年,對這位將青春歲月留給雪域的老兵來說,這里的一物一景、一草一木,都印在他心里。

“剛搬遷到這個新休整點時,連隊主官帶著大家建溫室、開墾菜地、鑿開石塊、墊土種桃林,如今眼前的營院,已是碧草青青、繁花盛開、瓜果飄香。”

塑膠球場、陽光棚營房……走進這個功能越來越齊備的休整點,讓人已然忘記身處雪域高原——這是一代代高原官兵,傾注心血建設的家。

也許,只有親歷過陣地極端艱苦的人,才懂山下有個家多么重要。

甘巴拉第16任站長、雷達旅原旅長劉世國,在雪域堅守30余載,他見證了休整點的變遷:從木板夾羊毛做保暖墻的木板房,到土坯房、磚房,再到集工作、休閑功能于一體的新一代陽光房……

“不斷升級的休整點,是家一般的‘存在’,暖兵心,勵斗志。”這位老邊防連連感嘆。

邊境一線某雷達陣地與休整點海拔落差有1900余米。

記者登上海拔4900米的陣地,裹著棉大衣還感到“透心涼”。跟隨指導員晏源清攀向最高點時,頭痛、胸悶猛烈襲來。下山后驅車趕到60余公里外的休整點,所有不適才漸漸地消退……

這個1987年建設的老休整點,與2017年春天剛進駐的新休整點,都坐落在縣城。隨雷達站站長邵亞松一路探訪,眼前的新舊之變,令人感懷。

兩年前,戰勤分隊長、上士戴云松,作為業務尖子從甘巴拉“補充”到這兒,他對休整點的變化了如指掌“:老休整點自來水重金屬超標,新休整點建起水塔,經檢測水質達標;老休整點場地狹窄,打籃球稍一使勁,球就‘投沒了’,新休整點寬敞現代,有百余件新營具‘安營扎寨’。”

“家屬房以前只有4套,現在有20套呢。”愛笑的戴云松樂呵呵地聊著,露出兩顆虎牙。

走進一個個休整點,冬日陽光灑滿營區,官兵們的幸福寫在臉上——

從陣地換班的官兵們,呼吸著氧含量更為充足的空氣,調養鍛煉身體,與妻兒牽手漫步,構成迷人的“風景線”;種植蔬果,飼養家禽,為陣地輸送物資,架起連接陣地的保障“生命線”。

荒原雪嶺,總是生長關愛。王勝全笑著說:“‘以兵為本’的溫暖關愛,是雷達兵堅守雪域高原源源不斷的動力。”

高原紅,高原情,“變遷”更知擔子重

堅守過4個雪域雷達站,雷達某旅技術保障隊原工程師莊臻,還清晰地記得軍校畢業分到海拔5030米某雷達站時的情景。

那是在2003年,當時的他是“文青”也是“球迷”,酷愛看《足球俱樂部》雜志。

那年國慶節第一次外出,從休整點坐車,顛簸了40余公里到了縣城,可他只買回6至8月3期雜志。

小伙子傷心了……

連隊的電視接收天線,是個直徑2米的“鍋蓋”。遇上雪天,官兵必須每隔半小時便出門掃落天線上的雪,電視屏幕上才不至于“雪花飛舞”。

“如今可好了!手機4G信號開通,視頻信息隨時觀看,雪域高原和世界絕對‘溝通無極限’。”當年的小伙兒不再年輕,卻依然熱血澎湃。莊臻狡黠一笑:“娛樂豐富了,生活也豐富了。”

70英寸彩電“占領”連隊娛樂室一角,高清放映設備隨時放映最新大片……一個個休整點的所見所聞,令人心情也跟著灑滿陽光!

休整不是休閑,調整更要充電。

有的休整點組織“每日一評”,熱議新聞焦點;有的設置“每月一課”,組織高科技知識學習;有的開展“每月一讀”,圍繞熱點課題深鉆細研……官兵們學習“熱乎勁”十足。

“陣地上,高原反應讓人無法集中精力,記憶力也逐年減退,休整點成了大家拓寬視野、提高素質的‘落腳點’。”某雷達站站長劉偉說。

走進休整點的學習室,投影儀、電視電話會議系統等設施一應俱全。借力飛速發展的信息化系統建設,可以遠程組織理論教育、隔空“面對面”授課成為現實——

在某休整點的“軍營網吧”,官兵忙著下載學習資料和視頻。

在另一休整點,上等兵、油機員余攀專注地從手機上摘抄《騰訊管理模式》。“退伍前抓緊時間儲備知識,準備回家鄉創業。”這位年輕的戰士躊躇滿志。

遇到上士、油機員武文時,他正全神貫注地鉆研攝影技術。

去年8月,上級機關為各雷達站配發一萬多元的攝影設備,武文沒事便細細擺弄。“能練成一門技術,還能為戰友留下軍旅紀念。”他的眼中,閃著自信的光芒。

陣地,鐫刻著官兵們的使命擔當;休整點,是他們鑄魂追夢的精神家園。

如今,有越來越多的官兵走出雷達站、走出休整點,全旅有29名戰士考上軍校,14名官兵通過自學考試取得大專以上文憑。

“離開,是為了更好地歸來。”一位即將啟程入學的戰士告訴記者,等他學有所成時一定再回到雷達站,回到這個令他魂牽夢繞的地方。

高原藍,高原美,山上山下磨利劍

相距500余公里的兩個休整點,畫面完全不“雷同”——

在某雷達站休整點,操縱錄取班班長董國良帶領操縱專業官兵,運用模擬訓練系統展開保障訓練;而指揮專業的官兵則運用仿真訓練系統,進行裝備使用訓練。

在另一個邊境雷達站休整點,數臺電腦連通局域網,一場空情演練打響。操縱員、報務員、指令標記員一字排開,發現、錄取、辨別、上傳……

守高原的雷達兵不容易:氧氣“吃不飽”,但陣地值班必須全力以赴。

“在休整點展開理論學習、模擬訓練,官兵的操作技能得到錘煉。”該旅副旅長文影,堅守過3個海拔4900米以上雷達站,對高原訓練模式如數家珍。

那年夏天,莊臻在海拔5134米的雷達陣地當技師。為了弄通兵器,他在陣地值班數月,加班加點研學,可記憶效果“非常一般”。換班下山一個月,他就把電路、信號流程摸得清清楚楚。

休整點是官兵突破自我的地方。“在休整點讓官兵參與訓練,提升能力,效果比在陣地更明顯。”文影說。

由深圳某大學直招入伍的士官、某站操縱員勞家俊,就總結出一套“休整點技術提升秘籍”。陣地值班任務重。任務來了,勞家俊和戰友在方艙一守就是一天,無暇精鉆細研。“值班重要,掌握過硬值班本領更重要!”他把保障難題帶回休整點鉆研,上陣地后,再運用到空情保障中。

“裝備更新換代,休整點的訓練條件和方式也推陳出新。”

老兵們還記得,剛當兵時的訓練場景——清晨,操縱員每人拿個標注著“方位距離”的自制紙板,現場“口報”。

2000年之后,模擬訓練系統落戶雷達站,不同專業官兵,利用有限的幾臺電腦輪流上機,設置復雜空情,針對性開展訓練……10余年來,系統版本數次升級,各站配備的電腦越來越多,訓練方式不斷改進。

一個微風輕拂的晚上,某休整點學習室,座無虛席,一場“雷達偽裝防護知識授課”正在進行。空軍預警學院教授認真傳授,官兵有的專注聽講,有的快速記錄,一張張年輕的臉上,浮現出對實戰知識的渴望。

數百公里外,某站雷達技師何義平的講座也“開講了”!如何挖掘裝備功能?他結合自己的學習探索,制作多媒體課件向官兵傳授心得……

“休整點也是訓練場。”對于甘巴拉雷達站來說,休整點的意義是“雙重”的。自2012年實現“遠程異地控制”值勤模式后,休整點作為主控端,兼具值班和訓練雙重功能。

走進主控端指揮室,數據鏈地面站站長霍俊龍,正帶領兩名官兵核實上報空情。踏入雷達方艙,下士操縱員楊虎鵬與戰友緊盯顯示屏,監控飛行目標。另一旁的訓練室里則是鍵盤聲不絕,訓練激戰正酣。

“陣地值班人數減少,休整點應進一步明確定位、拓展功能。”去年,霍俊龍隨部隊走下高原,參加“紅劍”演習,他的腦海中,裝滿了對雷達兵轉型發展的時代感悟。

一首軍歌,訴說了新時代高原雷達軍人的幸福與自豪、使命與擔當——

軍旗下的我們是熱愛和平的人;

軍旗下的我們是建立功勛的人;

軍旗下的我們用陽光擦拭著寶劍……

(解放軍報·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)

相關新聞
從月入四百大洋到數過雪山草地——紅色醫生傅連暲的長征路

臺海網7月4日訊 據福建日報報道,在福建省長汀縣福音醫院舊址,記者見到了傅劍平。這幾天,“壯麗70年·奮斗新時代——記者再走長征路”主題采訪團進入長汀,75歲的傅劍平變得格外忙碌——他的叔公、紅色醫生傅連暲,曾是這所醫院的院長。 1933年初,傅連暲將福音醫院和全部家產捐給紅軍,舉家遷往瑞金。170名運輸隊員用了半個月時間,才把醫院除地皮、房屋外,包括玻...

川藏公路線上的交通官兵:與雪山相依守護天路72拐

與雪山相依,與長路為伴   守護“天路72拐”(定格)   官兵在里程碑前合影留念。陸文凱攝   官兵在艱苦條件下用餐。陸文凱攝   官兵用瀝青修補路面。陸文凱攝   位于川藏公路線上的西藏業拉山埡口,僅僅36公里道路海拔落差就達到1800米,較多的崎嶇回頭彎又稱“天路72拐”...

無人機飛上雪山哨卡 這個“外賣小哥”不一般

提起無人機飛上雪山哨卡帶來的方便高效,新疆和田軍分區某邊防團神仙灣哨卡連長李鵬飛有說不完的故事。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軍報》的詳細報道—— 無人機助力高原哨卡官兵執勤巡邏—— 這個“外賣小哥”不一般 ■趙金石 中國國防報特約通訊員 牛德龍 “前不久,我帶隊前往某河谷巡邏,結束任務返回時,車輛出了故障,修了5個多小時。眼瞅天都黑了,大家早餓得前胸...

如何手机挂机挖矿赚钱